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曝光台

江西一妇幼保健院项目建设乱象:三方共谋 明招暗定

2019年05月29日 08:59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明招暗定,围标串标,联标卖标,“围猎”与甘于被“围猎”……江西省鹰潭市妇幼保健院新院项目建设中出现的乱象令人眼花缭乱——

招投标中的那些“猫腻”

今年1月,一场招投标环节公务人员违规收取评审费、咨询费专项治理工作在江西省鹰潭市展开。这次专项治理的起因要从该市妇幼保健院新院项目建设出现的招投标乱象说起。

2016年3月,江西省鹰潭市妇幼保健院新院项目进行公开招标。该项目建设单位为市卫健委,具体实施单位为市妇幼保健院。项目招标代理机构为江西省某招标代理有限公司鹰潭分公司。

2016年7月,保健院项目获中央预算投资2500万元,但因项目进展缓慢未按要求动工,该款项于2017年7月被省发改委收回。该项目审批建设过程中相关部门是否存在不作为、乱作为问题?鹰潭市纪委监委第一时间介入调查,内幕随之被一点点揭开……

三方共谋:上下其手 明招暗定

调查发现,保健院工程光图纸设计环节就花费了半年多时间。而中标该工程设计的单位是北京一家资深设计公司在该省的分公司,资质非常高,业内口碑也很好,这家企业的资质等级在江西省内只有三四家具备。本地项目设计有异地企业中标,在工程建设行业当属正常。但令人疑惑的是,设计图纸数易其稿,却通不过图纸审查,着实让人觉得蹊跷。

原来,实际设计者另有其人。

保健院工程设计项目中,在招投标的第一环——确定招标代理机构就出现了问题。据江西省某招标代理有限公司鹰潭分公司经理陈辉交代,为了取得该项目招标代理权,他找到有关领导给市妇幼保健院打招呼。在取得代理权后,为感谢这位领导的帮助,他又与该领导介绍来的吴荣兴进行了“沟通”。

陈辉、吴荣兴联手后,项目也进入了招投标的第二环,即最为关键的一环——制作招标文件。业主单位市妇幼保健院、招标代理机构和吴荣兴三方共商,通过量身定制招标文件排除竞争对手。设计项目招投标中,设定了极高的投标门槛,要求投标人必须拥有设计甲级和规划甲级资质,同时在评分标准设定中增加了 “有2万平方米以上的建设妇幼保健院的经验可以加两分”。

在开标前几天,由于吴荣兴挂靠的设计公司只有医院的设计经验,于是又通过“答疑”的方式将加分项变更为“2万平方米以上的建设医院经验”,而此时大多数意向投标人已经没有时间准备,最终吴荣兴挂靠的设计公司以高分中标。

“在当时,我们看到加了这两项内容后,感觉有人在暗箱操作,便放弃了投标……”一家浙江企业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令人不解的是,如此明目张胆的围标行为竟然“顺利过关”。

根据要求,招投标监管机构应对招标文件进行审查,对其中设置高门槛排除竞争对手的内容要予以剔除。但在本项目中,市招投标办公室负责招标文件审核的工作人员饶成,因经常审核该代理公司的招标文件,建立了“良好”的关系,且每次都能得到300至500元的咨询费,于是对文件中设置的加分内容“高抬贵手”。由于招标文件的审核过程缺乏监督,在打通了饶成这关后,吴荣兴等人的暗箱操作就畅通了。

“挂靠”是招投标领域的顽疾,几乎浸透到了招投标所有重要环节。在此项目中,吴荣兴通过挂靠并“运作”接到该工程的设计项目,他中标后再转包,利润被层层盘剥,实际设计人员几乎都没有该方面的设计经验导致设计质量堪忧,图纸数易其稿仍达不到审查要求,以致出现了“初步设计说明直接使用奉新第四中学初设说明”的低级错误。

投标人: 沆瀣一气 联标卖标

投标人根据招标公告对项目建设进行投标是第三个环节。在一些地方,投标人大肆借用资质进行“串标”“联标”,中标后再“卖标”牟利已成为政府投资项目招投标中的潜规则。

鹰潭市纪委监委工作人员在市妇幼保健院项目建设工地走访发现,现场施工人员几乎都是本地人,该工程的实际施工方并不是中标企业,而是鹰潭邻近地区的一名个体承建商黄初才。

为何实际施工方与中标人不一致?

原来,鹰潭市个体承建商龚财高知道该项目要进行施工招投标,就找到他在安徽某建设集团公司的一个朋友,花7万元借用该企业资质进行投标。为提高中标概率,投标前,龚财高又找到另外两个个体承建商李美凤和章龙进行半围标——联标,李美凤和章龙花钱借用16家建筑公司资质参与投标,每家公司挂靠资质费用约5万元。龚财高和他们两个约定,不管谁中标项目,都要利益共享,风险共担,拿出250万给大家。

后来,龚财高挂靠的安徽某建设集团公司竟然中标该施工项目。此时,安徽某建设集团公司要求龚财高缴纳500万履约金,并要具有二级资质企业做担保,龚财高产生了放弃该标的念头。也参与过本次投标的黄初才此时找到龚财高,表示愿意承接该工程,在支付了工程造价的5%(约242万元)后,从龚财高手中购得该项目。

评标环节:上下勾兑 牟取私利

采访中,调查人员告诉记者,评标是招投标至关重要的环节。打点关系、“勾兑专家”是干扰评标最常见的手法。打点关系主要是通过发放各种名义的技术咨询费,与监管部门、业主单位的工作人员培养感情。“勾兑专家”其实就是通过内部渠道获得专家姓名、单位及联系方式后,再与专家建立“伙伴”关系,在标书内容中进行“记号标记”形成利益共同体。虽然目前采取评标前随机抽选专家的方式,但是在一些地方,数据库的专家人数有限,加上工作人员从中斡旋,获得专家名单并不难。一些评标专家,他们建有微信“业务群”,每次只要涉及招投标工程评选,就会在群里相互交流。一些不法分子也能混迹其中,总是能第一时间获知消息。而一些专家一眼就能看出哪些公司在围标,哪些人去哪里进行评标,但为了几千元钱的好处,他们从不说破。

在保健院项目中,陈辉通过“业务群”等渠道了解到参加该项目评审的专家情况,与吴荣兴一道与一些专家打好招呼,顺利通过评审获得市妇幼保健院新院项目的设计资格后,他们按业内规矩给予评审专家5000元左右的评审费、咨询费。

目前,吴荣兴和陈辉等人因涉嫌串通投标罪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

市卫健委党委委员、分管该项目的负责人易冬春因违反廉洁纪律,违规收取评审费6000元、接受管理服务对象吃请、收受管理服务对象800元购物卡,被市纪委监委立案调查;市招投标办公室工作人员饶成因违反工作纪律,违规收取开标劳务费2600元,受到政务警告处分;市妇幼保健院副院长、项目主管陈菁因违规收取评审费、咨询费600元,受到政务警告处分;原市城乡规划局信江分局局长刘臣新因违反工作纪律,受到政务警告处分;市妇幼保健院院长余兰萍,因作风不严不实等问题接受诫勉谈话,涉案的其他人员正在调查处理之中。

集中整治:严肃问责 堵塞漏洞

在采访中记者发现,市妇幼保健院新院项目反映出来的问题不是个案,它折射出招投标行业背后的乱象。

鹰潭市纪委监委办案人员在对省某招标代理有限公司鹰潭分公司取证时发现,近两年来,该公司为了方便在鹰潭开展业务,以技术咨询费名义先后向全市工程、采购等领域的招标业主单位和监管单位共168名公职人员发放了共计13.67万元,文件中还有很多招待相关人员的记录。

“干部不作为、慢作为、乱作为,破坏了发展环境,损害了党委政府形象,必须下决心纠正。”鹰潭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市监委主任黄云表示,“在招投标领域原本有若干监督环节,可是从事监督工作的人如果不能履职尽责,反而成为包庇者的话,监督便形同虚设。那些不法分子在‘围猎’工程项目之前,首先是‘围猎’干部。”

市纪委监委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在开展公职人员招投标环节中违规收取评审费、咨询费等问题整治工作中,他们发现,有的公职人员不收敛、不收手,在党的十九大之后,仍违规收取评审费、咨询费且次数较多、金额较大;在整治工作自查自纠期间,有的公职人员隐瞒不报、拒不上交违纪款,有的直到组织对其调查谈话后才交清。如,该市某区公安局设备采购项目甲方代表参加招投标开标会收取开标费,未主动上交,受到党内警告处分;该市某医院有4人在设备采购中违规收取评审费、咨询费,虽主动上交,但因金额较大,受到处分,且其中有两名是该院从事纪检监察工作的干部。

4月30日,市纪委监委对存在上述问题的18名公职人员进行了通报,同时启动了以案促改工作机制:向市财政局、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发出监察建议书,督促这些单位制定了网上招标、招投标文件审核监督等六项制度,一律采用报价承诺法评标,实行网上招标,在全省统一电子交易平台上进行网上交易,探索实行EPC总承包招标模式,推行项目经理担任委托人制度等,进一步加强对投标企业、项目业主、勘察设计、施工、监理等单位的监督管理。(记者 袁海涛 通讯员 纪卫 艾党贵)


责任编辑: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