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曝光台

赣南医学院一附院做手术收天价理发费:刮几下100元

2018年10月25日 12:52 来源:中国江西网

赣州江先生的家人在章贡院区做了两次头部手术,第一次术前准备,剃光头收费60元,时隔3天做第二次头部手术只是简单刮了几下又被收费100元,而且无任何发票。江先生认为理发师是医院安排的,而且剃光头无任何技术性可言,但是收费确是高出市场价好几倍,也没有收费依据和收费凭证,病人住院本就花费巨大,医院的此种行为,给病人带来额外的经济负担,有“趁火打劫”的嫌疑。除江先生外,还有几位该院的病人也反映了同样的问题,大家希望有关部门可以帮忙维护病人利益。

病人术前理发被收“天价”理发费

据江先生反映,前不久家人因生病住进了赣南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章贡院区。因头部要动手术,术前准备需要将病人将头发剃光,结果护士站的医护人员打了个电话叫来一位上了年纪的阿姨。阿姨一来就掏出推子和刮刀给江先生的家人剃光了头发,然后说要收费60元,虽然觉得这个价格比医院外面一般的理发店价格要高不少,但考虑到着急手术,江先生也就掏了钱。

而就在5天后,因为要进行第二次手术,病人被通知还需要再次理发,护士站的护士再次打电话叫来了那位阿姨。毕竟是才剃的光头,这次阿姨处理比第一次要更简单,只是用刮刀稍稍修整了下,但让江先生无法理解的是,这次阿姨要价远高于第一次的收费,达到了100元,而且不接受讨价还价,因为不理发就无法进行手术,江先生只能选择乖乖掏钱。江先生注意到,两次收费这位阿姨都没有提供任何收费依据及收费凭证。

江先生表示,如果是在外面的理发店剃光头,根本就不会需要这么高的价格,而且隔几天去修整一般都是免费的,没想到在医院里反而会被收取160元的“天价理发费”,实在太不合理了。

家属质疑“搭车收费”有猫腻

事后越想越不对劲江先生找到了医生和护士提出了自己的疑问,但得到的答案却让他疑问更多。有医生告诉他,这个理发的阿姨既不是院方工作人员,也不是院外理发店的理发师傅,而是医院物业公司的保洁人员,用医生的话说是“与医院没有关系,只是物业公司负责打扫卫生的人”。

对这样的“搭车”收取的“天价理发费”,许多病人和家属都满肚子意见,同科室另一位患者家属介绍称,自己家人也是要动手术的,当时还在考虑是选择普通手术还是微创手术,本来想着大家一起商量下,谁知道还没商量好,这个阿姨不知道从哪得到的消息,直接过来给病人理了发,然后伸手要钱。

除了收费无依据、无凭证外,更让大家接受不了的是这位阿姨的态度,在面对家属们的质疑和疑问后,她非但没有给出解释,有次半夜还与家属吵起来,拉着虚弱的病人要钱,影响了大家的休息。“家人生病动手术本来我们心里就不舒服,这个阿姨还这样来吵我们,哪里是来帮助患者,根本就是来‘趁火打劫’,要真的出了问题,难道院方一句不是医院的人就能逃避责任?”这位家属最后说道。

“如果只是物业公司的保洁人员怎么有权利来医院承接理发业务?而且还收‘天价理发费’,这么多病人反应问题院方也不管,就说无能为力”按江先生的说法,周围其他病人的理发业务是被这位保洁阿姨“垄断”的,这么多人理发医护人员打电话叫来的都是这个阿姨,要说阿姨和医院没有关系很难让人相信。

卫计委和院方说法各一 “真实情况”还需梳理

江先生及其他病人家属反映的情况是否存在呢?记者联系了院方,院方工作人员回应,这个阿姨确实不是医院的工作人员,而是物业公司的保洁员,之所以会让她提供理发服务也是出于方便市民的考虑,因为根据要求头部术前手术确实需要进行理发,而院里的医护人员无法提供这样服务,此外,院方其实是给了2个选择,除了找这个保洁阿姨外,家属也可以自己从外面找理发师。该工作人员还表示,医护人员只是帮忙打个电话,并没有参与到其中,更不存在什么利益关系,理发的价格都是病人家属和保洁阿姨直接沟通的。

 

当记者指出网友质疑医护人员从未说明过可以另找理发师,同时阿姨收费无法提供收费依据和收费凭证,该工作人员称院方的工作确实存在可以改进的地方,会要求医护人员在术前向患者及家属做好全面的说明工作,还会要求保洁阿姨想办法提供发票类的收费凭证。而对于大家关心的“天价”收费问题,该工作人员称据了解60元理发费包含了上门费用,而100元费用则包含了夜晚了交通费用,所以才略高于一般理发收费,但江先生对这一说法并不任何,他认为这位阿姨平时一直就在医院上班,根本不存在“上门服务”的情况,之所以能这样收费只是利用了“垄断”地位。

随后,记者又联系了赣州市卫计委,该委医政医管科的工作人员称确实已接到了相关问题的反映,但了解的情况是院方并没有参与其中,只是由医护人员提供了理发人员的号码,是患者家属与理发人员自己联系的,价格什么的都是家属自己沟通的。当记者表示,市卫计委了解的情况与院方的说法不一时,该工作人员随即改口称“真实情况还需要再梳理”,随后挂断电话。

院方应提供更多关怀 尽量减轻患者负担

从业多年的胡医生向记者介绍,江先生反映的术前理发准确应称“术前备皮”,现在很多医院的医护人员都做不了理发的活,所以才出现了这样的情况,有些地方存在理发人员收费不合理的问题,这需要院方来加强管理进行规范。胡医生称,国家一直在想办法降低医疗费用,减轻病人的负担,有一些发达地区的医院已将术前备皮列入治疗清单,收费相对较少。

记者认为,虽然江先生反映的问题并不罕见,但院方也应该注意到患者家属的疑虑,从理发师的经营资质、卫生安全、收费标准等方面来规范给术前病人理发的行为,让病人有充分的选择权,而不是什么人都能来提供这项服务,也不能有了问题就以“院方未参与”来解释,毕竟病房还是医院的管理范围。术前剃发费的问题本来好商量,如果院方能将提前充分跟患者或家属沟通,设身处地为患者着想,充分尊重大家的选择权,规范术前理发的行为,那必能取得病患的理解,赢得跟多的满意度和信任感。《问政江西》也将会继续关注此事。

责任编辑:王昊阳

责任编辑: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