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变成一个幽默的妈妈

2016-05-10 14:34:16 来源: 北京晚报

评论  我来说两句

因为从去年开始写一个亲子阅读的专栏,总有朋友看了以后大笑着说:“喔,你好温柔,好幽默,你的孩子好幸福!”

其实,事情的真相不是这样子的。

读书栏目呢是用文字创造新世界,里面塑造了一个偶尔暴躁、大部分时间通情达理而不失幽默的母亲,那当然是一个理想的母亲形象啦。而那个孩子呢, 是一个天真活泼脑洞很大的孩子,这是生活中很常见的孩子形象吧。但是这两个人物只是生活在纸面上,用孩子的话来说:“你总是在文章中美化自己,把我写的那 么蠢,事情正好相反。”我说,对呀这就是作者的权利,即使是你说的话,但是我写下来就是具有了另外一个世界的生命力。所以说,我是用文字把自己从一个暴躁 的母亲成功转化为一个幽默的母亲。今天我就实地展示一下文字的魔法:

什么样的人才有幽默感?第一这个人肯定要大脑运转速度很快,第二有时候要有一种跳脱感,不能陷入在一件事里。但是妈妈的大脑基本上是低配置,每次想问题都能听到齿轮咔嚓咔嚓运转的声音。这还是一个脾气暴躁的妈妈,属于一点就着、遇上人搂不住火。

比如说,有时候明仔的家庭读书作业没有及时完成,妈妈催促了几遍,就会着急上火,劈头盖脸一顿说教。大脑虽然在说不能这样不能这样要冷静冷静, 但是就觉得嘴好像已经独立出去了,噼里啪啦,从狙击到扫射到大面积引爆。家里一片乌烟瘴气,明仔被语言的子弹打成了木乃伊,呆呆地站着。

等妈妈的大脑好不容易把嘴关闭,他瞪着大眼睛很无辜地望着妈妈问:“是不是骂得特别酸爽?”

还有一次,阅读之前,明仔提出等一下想要玩游戏,妈妈自以为很和蔼地说:“你要玩游戏,可以!但是,有个条件!”话音未落,明仔显出一副惊悚的 表情。妈妈忍不住笑了,问:“怎么了?”明仔学妈妈刚才说话的口气厉声说:“但是!有个条件!”明仔扮了个鬼脸,说:“条件?说的那么凶巴巴的,我还以为 你说需要我修个屋顶,造个ak47步枪,发射个火箭,再研发个航空母舰。”

其实妈妈也努力想做一个幽默的人,比如看孩子们玩游戏也想掺和一把,结果那些同学说:“别让你妈来了,我们都玩《全民枪战》,你妈妈什么也不知道。我们还得带着她玩,太累了!”

妈妈说:“我不是你的朋友吗。”

明仔说:“不是!你怎么可能是朋友呢,你就是妈妈。”

妈妈做出很夸张的样子,“我也可以很可爱呀。很萌呀。”他走到一边,脸望着天说:“我不认识她,我不认识她。”妈妈说你干吗呢,多少孩子求着父母做朋友!

明仔说:“大哥拜托别这样。”怎么成大哥了?

明仔说:“现在流行这样说。你连我叫你大哥都受不了,你还和我做朋友?”

妈妈说:“你把我的性别都改了,这还怎么做朋友?”

“对呀,你就是妈妈,你干吗不好好当你的妈妈呢?”

明仔说法:妈妈是个有幽默感的人吗?当然不是啦。我妈搞笑值为零,半格都没有。暴躁度:满格。传说中的零笑点就是老妈,我说什么她都笑。表情极其呆萌。

我妈妈写的那些好玩的事情,都是我告诉她的,所有的笑点都在我身上,你们不要搞错对象好不好?妈妈只是个打字员,把我说的话抄下来,怎么就成了她的啦?很不公平!我要求平分稿费。

 

标签: 幽默 妈妈

[责任编辑:姚婧]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