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托"诱客酒吧高消费 用"一夜情"等吸引顾客

2016-01-19 10:24:03 来源: 新京报

评论  我来说两句

\

某团购网站上盖娅酒吧的团购信息。该酒吧通过多个“酒托团队”引诱客人高消费。

找来美女当“酒托”,以“一夜情”约男网友到酒吧高消费诈骗钱财。昨天上午,充当“托头”的餐饮公司人事部经理李浩一,被朝阳法院一审以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3个月。

“酒托”骗顾客高消费敛财

盖娅酒吧位于朝阳区双花园南里三区14号楼底商,门脸气派,内部装修为欧式情调,“盖娅主题酒吧”几个大字上还盘绕着藤蔓,更给人一种神秘感。新京报记者了解到,该酒吧2014年9月开业时,每天的“流水”就达三四万。

刚开业的酒吧为何如此火爆?随着被告人的陆续到案,一个通过“酒托”赚钱的链条浮现出来:这间酒吧专门靠“酒托”赚钱,酒吧老板与五六个“酒托 团队”有联系,每个“酒托团队”都有一个服务员接应,哪个“酒托团队”的“酒托”带来客人,就由哪个服务员点单,单子上记下暗号,之后进行分账。

李浩一是盖娅酒吧一个“酒托团队”的“托头”。据公诉机关指控,李浩一与其同伙,以约男性网友见面为名,骗年轻男子在酒吧内高消费。据指控,仅 2014年9月,李浩一等人就在盖娅酒吧诈骗夏先生1000余元、王先生和郭先生9860元、邵先生700元、李先生和冯先生8480元。

酒吧老板等多人已被判刑

公诉机关认为,李浩一伙同他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事实,骗取公民钱财,数额较大,应被追究诈骗罪。

不过辩护人认为,有“酒托”起网名为“温柔小女人”,证明被害人赴约有目的,被害人本身也有过错,希望法庭综合考虑。

此外,李浩一是否要对每起犯罪负责也是双方辩论焦点。公诉人认为李浩一的“酒托团队”由其指挥,他应该为案子整体负责;而辩护人则认为不排除有“酒托”私下从事犯罪,李浩一不知情,不应所有诈骗都追究他的责任。

经合议庭合议,该案当庭宣判,李浩一因犯诈骗罪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3个月,罚金2000元。另据新京报记者了解,盖娅酒吧老板李程程以及会计、服务生、“酒托”等数人,已被判处1年4个月至1年2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

■ 讲述

去了一趟洗手间回来结账上千块

在盖娅酒吧高消费的客人,26岁的夏先生就是其中之一。夏先生说,当时是一个刚认识不久的“女网友”约他出来喝酒,在双井地铁站见面后,两人就 溜达到了盖娅酒吧,他先去了趟洗手间,出来就发现女网友点了两杯红酒、小吃和一个水果拼盘,服务员过来让他买单,“我一问,说是1090块”。

“我问怎么这么贵,服务员说光红酒就要几百一杯”,碍于情面,夏先生只好硬着头皮刷卡消费。过了一会,服务员又拿来了一瓶女网友点的红酒,一问价钱高达12800元。夏先生说,发现落入“酒托”设下的陷阱他扭头就走,服务员也没有追上来要钱。

就在夏先生离开不到两小时,另一名“酒托”带着王先生、郭先生来到盖娅酒吧“约会”。“酒托”点了3杯红酒、1个果盘和4个小吃,服务员结账是1380元,当天,王先生和郭先生该酒吧消费9000余元。

据了解,在此前后,陆续有客人被“酒托”带到盖娅酒吧消费。后经受害者的报警,酒吧老板、服务员、会计以及“酒托”近30人被陆续控制。

■ 内幕

1 人事部经理 兼职做“托头”

1995年出生的“托头”李浩一,是北京酷派一品香餐饮有限公司人事部经理。李浩一说,他2010年左右来到北京,那时候才15岁,便在该餐饮公司工作,至案发前已经做到人事部经理,收入一个月一万左右不成问题。

但是他还兼职着更赚钱的生意——带领“酒托团队”的“托头”。

据了解,2014年9月,李浩一带着自己的“酒托团队”开始为盖娅酒吧“服务”,其朋友做服务员,女友带着一些女孩做“酒托”,而他们之间的默契只需一个电话解决“我这有事儿你过来吧”。

2 网上“一夜情” 线下来“约会”

首先,李浩一找专人,用如“温柔小女人”等具有诱惑性网名、专门交往男网友,再以“一夜情”等理由约会。然后把男子身份、姓名等信息给“酒托”,线下“约会”。

据一“酒托”说,在得到男子信息后,她就以“失恋了想出去喝两杯”等名义,将对方约出来,一般是在双井地铁站见面,然后把男子约到盖娅酒吧消费。

看到“酒托”带着客人来了,每个“酒托团队”专门的服务员就迎上去,点好单就立即让客人结账,如果客人不愿意,“酒托”会带其离开。但李浩一说,因为有的客人抱着“一夜情”占便宜的心理,所以大部分会慷慨结账,离开酒吧后,“酒托”再以“有事要忙”等借口脱身。

3 保安盯梢 发现报警就退钱

在盖娅酒吧,如果客人消费后又不愿意结账,就由老板出面给客人打折,然后让“酒托”设法将客人带离。

酒吧的保安,则负责盯梢客人。保安谭龙龙说,他的工作就是跟着客人,看到出了酒吧的客人如果准备报警,他用微信立即告诉老板,老板就派人拦住客人退钱。如果客人照常离开,他们就通知老板,接下一波客人。

根据办案单位掌握的情况,骗得的钱中,酒吧拿走每天25%的营业款,剩下的给各家“托头”再往下分。服务员每天200元工资,等客人消费后,从中提成10%,而“酒托”们则提成15%。

■ 提示

防范“酒托” 注意留存消费凭证

此案主审法官史慧介绍,这起案件是一起非常典型的“酒托”诈骗,目前“酒托”犯罪比较有组织有规模,且犯罪分子呈低龄化趋势,就如本案中的大部分被告人均是年纪轻轻的“90”后,而被害人也越发年轻,本案中就有一名17岁的未成年被害人。

史慧介绍,目前的“酒托”犯罪有隐秘性,随着网络的发展,手段更加隐秘,不容易被察觉。而被告人赴约的目的不纯,遇到被骗不愿意曝光,选择沉默或妥协。此外还要有防范意识,遇到类似的诈骗行为,可利用手机拍照录像进行取证,同时留存好消费小票和单据。

“酒托团队”诱客流程

●网上引诱

李浩一找人用“温柔小女人”等带诱惑性网名、以女孩子身份专门交往男网友,再以“一夜情”等理由约会。

●“酒托”接手

当“酒托”得到男子信息后,以“失恋需要陪伴”等名义将对方约出来,将对方带到盖娅酒吧消费。

●服务员配合

在盖娅酒吧,服务员配合“酒托”为客人点酒水,然后让客人为高额账单结账。

●“酒托”脱身

客人高消费后,“酒托”带客人离开酒吧后,再以“有事要忙”等借口脱身。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刘洋

标签: 顾客 酒吧

[责任编辑:姚婧]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