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女邮递员17年风雨无阻 她还是深山读信人

2016-01-10 10:24:51 来源: 中国江西网

评论  我来说两句

“我们这里山大沟深,刚开始那几年主要是靠信件和外界沟通,当时电话也比较少,我觉得一份信件对山里的老百姓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正是为了心中的这份理念,程小平17年来春夏秋冬风雨无阻。

程小平所在邮政所位于鄱阳县莲花山乡,地处偏远山区,这里有45个自然村,人口约7000人,地域面积125平方公里,地广人稀、居住分散,投递难度大。每天天不亮,程小平准时起床,用自行车载上提前分好的邮寄品,开始一天紧张而忙碌的投递工作。这17年,自行车骑坏许多辆。

乡村女邮递员17年风雨无阻 她不仅是送信人还是深山读信人

程小平在邮政所忙碌。

乡村女邮递员17年风雨无阻 她不仅是送信人还是深山读信人

现在,程小平已经可以开车送邮件了。

为最偏远山区传递“外面的世界”

“我觉得我就是喜欢这份工作,刚开始觉得这份工作好像挣不了多少钱,之后越来越觉得老百姓也离不开我,我也觉得离不开山里这些老百姓。”程小平个头不大,但看上去很有精神。“白天送完邮件,晚上整理第二天的邮件和包裹,还有其他业务,每天都要到深夜才能入睡,但我从没有过任何抱怨,只是因为我喜欢这份工作。”

程小平告诉记者,对于邮递员这份职业的热爱,还和自己的父亲有关。“我爸爸是位老邮递员,小时候的记忆当中,他每天都很忙,骑着自行车给山里的老百姓送信。虽然父亲看上去很辛苦,但父亲总是很开心,父亲给山里人送去了‘外面的世界’,这‘世界’里有山里人的亲情,有他们子女从外地报来的平安。”程小平说,1998年,刚满20岁的她走出校园后,就当起了邮递员。

“当时很多人说,一个女孩子去当邮递员,骑自行车在深山里送信送包裹,那么辛苦的事,能坚持下来吗?结果,她这一干就是17年多,而且这么多年来任劳任怨。”程小平的家人告诉记者,当时很多人还等着看一个女孩子当邮递员的笑话。

实际上,包括一些同学和朋友也不敢相信,一个女孩子愿意到莲花山乡当邮递员,因为这里太偏僻了。

莲花山乡地处鄱阳县最偏远的山区,是两省三县交界地带,这里陂路多、平路少,地广人稀、居住分散,全乡45个自然村,服务人口7000余人,服务面积125平方公里,她投递一次邮件要行走二十多公里的路程。

不仅是送信人还是深山读信人

“这么多年来,莲花山乡邮政所的营业、投递两项工作都是程小平一个人在负责,这其中的艰辛,如果没有亲身经历是难以感受到的。这里没人换班,对于她来说,一年到头也就没有什么节假日,平常有个小病小痛都是自己硬扛着,坚持工作。即便有什么较大的事,也不可能安心休假。”程小平的爱人告诉记者,在2002年,他们的孩子出生了,刚坐完月子,程小平就正式上班了,家里人劝她多休息一段时间,但她坚持要让山里的人能及时拿到邮件。

“我觉得我是幸福的人,能分享到这些收到信件人的开心。”程小平告诉记者,在她没有结婚生子时,还没有感受到父母对子女的牵挂,自从生了儿子之后,她更加能感受到深山里的老人们,在收到远在外地打工的子女寄来的报平安的信件时,露出的幸福笑容。

“我们这里山大沟深,刚开始那几年主要是靠信件和外界沟通,当时电话也比较少,我觉得一份信件对山里的老百姓来说是非常重要的。”程小平还记得,由于地处深山,一些老人并不认识字,而每次收到晚辈寄来的信件,她还有另外一个角色,读信人。

“有一年,一名80多岁老太太的孙子寄来照片和一封信,孙子在信中告诉他奶奶,这是他的女朋友,两人打算年底回来过年,老人开心得不得了,走到哪都拿着这封信,告诉村里人,孙子要娶媳妇了。”程小平向记者讲述这个故事时,脸上幸福满满。

而每年的八月份,是高考录取通知书发出的时间,也是程小平最忙的时候。“收到这些录取通知书的时候,我也开心,山里的孩子总算一个个能通过知识改变自己的命运,走了出去,所以我把一封封家长和孩子们翘首以盼的挂号信件,亲手送到每个学生的手中才放心。”程小平说道。

我们都称她为“流动邮所”

“有的收信人家在山上,自行车骑不上去,需要推着自行车爬台阶。遇到台阶多的,她总是一口气爬上去,否则中途一歇就没力气了。即使天气寒冷,爬完又长又陡的台阶,她也经常是一脑袋汗。”对于程小平工作的辛苦,在莲花山乡当老师的丈夫很是心疼,“最重的时候邮包能达到百余斤,这连大多男同志都吃不消,何况她还是个女同志。这些年来,自行车都不知道骑坏了多少辆,坏了修,实在骑不了才换。”于是,利用课外时间,程小平的爱人也义务干起了邮递员的累活,打包、装箱,很是利索。

然而,除了对体力的考验外,伤痛成了程小平身上的平常事。遇到恶劣天气,山路滑容易摔倒,长年积累下来让程小平身体有些扛不住。2015年6月,累病了的程小平被家人送到景德镇一医院做了手术。医生要求她住院一周,而她因工作放不下,手术的第二天就要求出院,从医院里带药回到单位,请当地的熟人帮忙挂着点滴,一边治疗,一边工作。

记者在采访中看到,程小平的随身挎包里,经常放着几十本存折、身份证和户口本。“我们都叫她‘流动邮所’,她是用真心去做邮递这份事业,我们都感谢她。”有村民告诉记者,这几年来,莲花山乡的外出和外来人员逐年增多了,邮递的业务量也随之增大,按规定用户接到邮包和汇款通知单后,要自己去邮政所取,可是有的村民离邮政所太远,有的村民行走不方便,有的村民忙得顾不上,所以村民们就请求程小平给予代办。“她要求可严格呢,我们必须把单子填好,并出示有效证件后,才能办理。”村民说道。

“最高兴的是很多人都认得我”

“有她送信送包裹,我们特放心。”在莲花山乡,村民都说认识程小平。“她作为女邮递员,非常合格,她和她爸爸一样,将自己的青春都献给了邮政事业,我们都为她竖起大拇指。”

“我做乡邮员17年,最自豪的事情是没有丢过一封信,没有弄错过一次兑汇。最高兴的事情是方圆几百里地的人都认得我,我走在路上不会孤单,走到哪里都有人跟我打招呼。虽然收入低,每个月只有1500元左右;虽然劳累,但这是份受人尊敬的职业。我这辈子献身邮政事业无怨无悔。”程小平还告诉记者一个好消息,“从2015年7月份开始,像她这样的一类人又能享受派遣工的待遇了,基本养老有了保障,11月份私车公助政策落实到位,再也不用骑自行车上门投递了。以前骑自行车送信送包裹,在山里路上的颠簸中多次扎胎,为了补车胎,她的包里装着简单工具。如果实在补不了,只好推着继续走,那个时候,我不怕辛苦,就怕自行车扎胎,这样会耽误不少时间。”

鄱阳县邮政分公司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采用“私车公助”的措施购买投递汽车,以改变农村以往使用自行车、电瓶车的投递方式,快速提升了“县乡村户”配送“最后一公里”的能力。

“没有比脚更长的路,没有比人更高的山。”程小平告诉记者,17年来日复一日地走着“邮路”,用双脚搭建大山和外界的桥梁,把信息与爱传递到大山的百姓心里,虽然辛苦,但她将继续攀登大山,服务乡亲。(文/图 何齐玮 江南都市报记者叶伟)

标签: 邮递员 深山 乡村

[责任编辑:吴丽霞]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