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轨男子自杀将遗产留给初恋 妻子反遭初恋起诉

2015-09-28 11:33:43 来源: 中国新闻网

评论  我来说两句

出轨男子自杀将遗产留给初恋 妻子反遭初恋起诉

嫁给一见钟情的他,又为他生下一儿一女,沉浸在幸福中的玉芳(化名)却因为一通电话,意外地发现老公在外边还有一个家,而那个家的“女主人”是老公的初恋情人。

面对背叛,她本想用忍耐、宽容和时间来成全这个家,怎奈丈夫却用自杀的方式来结束了自己的左右为难。更让她意想不到的是,丈夫自杀前,留下了一份遗书,把所有的财产以欠条的方式给了初恋情人。

9月25日下午3时,家住吕梁市的玉芳(化名)来到了山西艾伦律师事务所。面对律所主任王志萍律师,玉芳含泪诉说了心中的悲痛与气愤。那么,他们三个人之间有着怎样的爱恨纠缠,玉芳丈夫的遗书是否具有法律效应呢?

本报记者带你一探究竟。

讲述人

玉芳 女 30岁

我的婚姻经历就和小时候猜“竹篙”的谜语一样:“在娘家青枝绿叶,到婆家面黄肌瘦。不提它倒也作罢,提起来泪洒江河”。

我出生在吕梁市一个小乡村,2008年的春节,县城一个朋友到我家拜年,并提出给我介绍个不错的小伙子。元宵节那天,借着去县城看“红火”,我见到了冯涛(化名)。

我这辈子也无法忘记我和冯涛的第一次见面。冬过六九,春意融融,我一边帮着几个小女孩扎头发,一边等着他的到来。突然,院子里响起一声洪亮的问候声:“都在热闹着呢?”话音刚落,一个挺拔的身影走进来,相貌算得上英俊,寸头、西装,整个人显得干净利落,当时,我一下就被他吸引了……

很快,我和冯涛就开始谈婚论嫁,当年中秋我们就举办了婚礼。可幸福却没有如约而至,结婚没有多久,细心的我发现,他在家的时候经常是一副神不守舍的样子。因为我话少,所以我们两个人的交流少之又少,即使有,也全是些家务琐事。

冯涛是见多识广的大学生,而我却高中还没毕业。我知道自己和他在性情、知识、经历方面都有很大落差,所以我只能是在生活上、家务上多关心他,多替他分担,减轻他的压力。他所在的单位收入不错,工作节奏也不紧张,他们同事经常在一起打扑克、麻将,听他说金额也很小,就是凑热闹、玩高兴。

我们刚结婚时,他有意无意间说过,特别讨厌女人控制老公,当时我就记在心里了,所以既没有要求他经常陪我,也没有隔三差五电话查岗,更别说是要求他把工资交给我掌管了,就连家里的开销也是他每月估摸着给。

我们住的是他们单位分的福利房,婚后又添置了一辆车。县城里生活开销不大,所以我从来没有因为钱的事和他吵过。婚后,我如愿陆续生了一双儿女,在别人羡慕的目光里,我也觉得自己该知足了。

然而,如果不是那通电话,我可能还会一直活在自己编织的虚幻的幸福之中。

前年的一天,儿子突然发起了高烧,我要带儿子去医院时才发现,家里只有100来块钱。女儿才两岁,把她一个人丢在家我又不放心,那天我破天荒头一回在他上班时间给他打电话,而就是这个电话让我人生的整个剧情翻转了!

他的手机是一个女人接的,声音很好听,对方问我是谁,我说是他的老婆,孩子生病了。对方淡淡地说,他在厕所。这时,我听见了厕所冲水的声音。很快,冯涛拿过电话,一开口就很不耐烦地质问我,我赶紧解释是孩子病了,去医院钱不够。他语气稍微缓和了些,让我先去医院,他马上就到。

在去医院的路上,我一直想,怎么会在办公室听到厕所冲水的声音?怎么会听起来那么像在住宅呢?老公的手机里应该存着我的号,难道屏幕上没有提示吗……我脑子和心都乱得像一团麻。

晚上回到家,面对我的质问,他冷冷地说,不该我知道的事最好别问。我一时语塞。

那个夜晚分外长。夜里,我趁他睡熟了,悄悄从枕边拿起了他的手机,躲在厨房翻看,这一翻看,我彻底崩溃了。手机里电话记录、短信、QQ、微信、相片、视频都和一个叫连娜(化名)的女人有关!这对我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我当时浑身颤抖,心就在嗓子眼儿堵着,泪水像打开闸门的河流倾泻而下……

真相永远是残忍的,我终于知道了,冯涛也承认了,他和那个女人是初恋,发现对方怀孕后到谈婚论嫁时,由于女方要求的彩礼过高,谈不下来,连娜狠心打掉胎儿,他赌气之下发誓要娶一个不要彩礼的,后来就有了托人提亲、和我结婚的事。

冯涛和我结婚后,女方家后悔了,而连娜也知道木已成舟,想挽回很难,但他们俩一直来往密切。当我知道了这一切时,我痛不欲生,但一双年幼的儿女让我难下决心,娘家人面前我难以启齿,只能咬着牙忍,强装幸福,心里却每天如刀割般疼!我告诉他我绝不离婚,他必须和连娜断绝关系。

但事情的发展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我本打算靠忍耐、宽容、时间来成全这个家庭,却没想他会用自杀的方式来解决他难以面对的局面。更让我崩溃的是,在他自杀前,他留下了一份遗书,称自己欠了连娜100万,把所有的财产以抵债的方式给了连娜,而我和一双儿女在遗书里只字未提。

然而更戏剧性的是,我们刚刚办完他的葬礼,就接到了连娜的起诉书。

我们来探问

在这起剪不断理还乱的纠纷之中,连娜似乎就是一个不光彩的角色。带着心中的疑问,记者和山西艾伦律师事务所的王志萍主任见到了另一位女主人公。

连娜是个率性的女人,一见面,她就开门见山地说,冯涛之所以给她打借条,实际上是为了兑现他的爱情承诺。

冯涛和连娜的交往说起来也是起伏跌宕,不比电视连续剧中的情节差。冯涛和连娜是青梅竹马的初中同学,情窦初开即遇到彼此,当时虽然谁都没把那层窗户纸捅破,却早就对彼此心有所属。上大学后,两人公开了恋爱关系。

但现实生活总会让浪漫情怀遭遇尴尬。2007年的三月,连娜发现怀孕后,冯涛欣喜若狂,而结婚也提上了日程。让冯涛意想不到的是自己和连娜的婚事遭到了未来丈母娘的反对。

当连娜告诉妈妈自己怀孕后,连娜没有听到妈妈的祝福,反而是猝不及防挨了当娘的一个大耳光。自从妈妈知道连娜怀孕后,以前那些催嫁的话她只字不提,倒是关心起冯涛家的经济状况来。到冯涛托人提亲的时候,连妈妈一张口就是三十万,而且连一分钱的余地都不留,否则就让连娜打掉孩子。

三十万彩礼的事儿,一下子就传遍了全县,成了那段时间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很快,连娜怀孕的事也不胫而走,成了公开的隐私,这让家境一般又有点倔犟的冯涛火了!

冯涛觉得他俩的婚事不会被彩礼给搅黄,而连娜也想治一下她妈妈的脾气,所以就告妈妈自己已经流产了!可她错就错在没把实情告诉冯涛。当冯涛从连娜妈妈那儿得知,连娜已经流产了,有的是时间等,也有退婚的机会。

冯涛怒不可遏,大骂连娜一家无情无义只认钱,一气之下告诉连娜,他半年之内就能找一个不要一分彩礼的女人结婚。开始,连娜以为冯涛是气话,没想到,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听别人说冯涛在亲戚家相亲了,又没多久订婚了,果真半年不到新娘子就进门了!

连娜一开始挺乐,以为冯涛只是和她妈妈斗气,提亲、订婚是想给她妈妈个下马威,她没当真,也抻着劲和她妈对着干,直到她眼见冯涛和一个女孩子在照婚纱照时才恍然大悟。

当时,悲痛欲绝的她一个人去外地医院做了人流,并用特快专递把在医院流产的手续寄给了冯涛。为了尽快地从痛苦中解脱出来,她辞职去了北京。

冯涛拿到快递时,是他结婚蜜月回来后。傻了眼的他谎称出差,连忙到北京找到了连娜……他告诉连娜,妻子善良无辜,他不能离婚,否则可能会要了妻子的命。他不能给连娜一份完美的婚姻,但承诺爱情不老,愿意呵护她一生。

误会澄清之后,一直放不下冯涛的连娜从北京回到了吕梁,而冯涛也兑现了自己的诺言,几乎每天都要见连娜,还给她买了一套房子,工资卡除了每月给妻子留下必要的家用都让连娜支配。这样的方式持续了许多年,直到连娜不小心接了他妻子的电话……

从那一天起,连娜知道他面对两个“家庭”无法取舍。他每天喝酒解闷,无法面对妻子的逼问,又无法割舍与连娜的感情,没有两全其美的出路,最后他选择了自杀。

连娜说,拿着冯涛的遗书和100万的欠条,自己不是没有犹豫过,她觉得这样做对冯涛的妻子和孩子不公平。但之后,她才知道,冯涛给她买的房子是别人的名字,而且是按揭的,以后需要自己还贷,可自己的工资根本不够每月的房贷。而她自己也有一部分钱是存在了冯涛的名下,她希望要回来。托人找冯涛的妻子协商被一口回绝——“当小三还这么理直气壮?没有老婆名分就别指望分一分钱!”在协商无果的情况下,她咨询了律师之后,就以民间借贷的理由起诉了冯涛的妻子。

王志萍律师评析

玉芳和连娜的纠纷,因为冯涛的遗书和一张借条而起。而这起纠纷主要涉及两个问题,一是冯涛遗书中的借条内容是否有效,二是冯涛的遗产如何处理。

借贷关系需要综合借贷发生的原因、款项来源、借贷双方的关系、经济状况等进行判断。冯涛在遗书中说自己欠连娜100万,可其实连娜与冯涛之间,并不存在真实的借贷关系。根据这一点,玉芳可以在诉讼中抗辩,要求将冯涛的财产按继承处理。

虽然冯涛生前写有遗书,将全部财产留给了连娜,但我国《继承法》也规定可以通过遗赠的方式将财产留给继承人以外的人。但是,冯涛和连娜的关系违反了《婚姻法》。

《婚姻法》明确规定“一夫一妻婚姻制度”“夫妻应当互相忠实、互相尊重”,冯涛在与妻子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又与连娜非法同居,违背了夫妻间的忠实义务。

而且,公序良俗也是民法领域的基本原则,《继承法》必须与整个法律体系相协调。

另外,《继承法》规定遗嘱应当对缺乏劳动能力没有生活来源的继承人保留份额,冯涛将全部财产留给连娜的行为无疑损害了冯涛妻子及二人子女的合法利益。

因此,冯涛书写的遗书因违背公序良俗原则、损害他人合法权益,应认定无效。其遗产应由妻子及子女依法继承。

而对于冯涛为连娜购买的房子,因登记在他人名下,无法确认为遗产范围,所以连娜还可以继续居住使用。( 高巍 张园)

标签: 遗产 妻子 男子

[责任编辑:谢璐]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