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厅级”变建筑工掩人耳目 逃亡5年终落网

2015-09-22 10:23:58 来源: 江西日报

评论  我来说两句

辗转10余城市 最惨时住桥洞 一件衣服穿5年 被捕后感慨:无亲情无生活乐趣,早该投案自首

2015年9月3日凌晨1时许,我省“天网”行动涉案职务最高的犯罪嫌疑人陈金城(副厅级)被押解回昌。这一天,距离他潜逃已经过去5年之久。

省人民检察院南昌市铁路运输分院(下称“南昌市铁检”)近日发布消息称,陈金城被抓捕归案后,检察机关将进一步完善证据,对其依法提起公诉。

陈金城是福建福安人,今年65岁,事发前为沿海铁路浙江有限公司总经理兼上海铁路局宁波枢纽指挥部指挥长,2010年4月因涉嫌贪污受贿罪被南昌市铁检立案侦查。同年4月20日,陈金城外逃。此后5年中,他扔掉手机、隐瞒身份,以打工为生,外逃辗转了10多个城市。

尽管具有一定反侦察能力的陈金城绞尽脑汁,精心策划自己的出逃路线,但他还是低估了我省反腐追逃的决心。

在南昌市铁检看守所内,陈金城发出了迟到的忏悔:“逃亡是条不归路,没有亲情也没有生活,我早该投案自首,现在来说已经迟了。”

【东窗事发】

涉案110万元 被拘捕前“人间蒸发”

9月2日下午4时40分许,武汉市武昌区丁字桥路35号某小区。陈金城打开房门,准备和往常一样,前往小区附近的幼儿园接侄孙女回家。然而,这一次等待他的,是在门口蹲守了8个小时之久的我省办案民警。

“被抓的那一刻,陈金城并没有特别惊慌。也许是感觉终究有这一天,他没有任何反抗,放下钥匙和其余东西后,就跟我们走了。”参与抓捕行动的专案组民警汤旭锋向记者回忆说。

虽然抓捕过程比较顺利,但是回忆起这5年来的追捕历程,南昌市铁检党组成员、副检察长张江坦言“惊心动魄”。“5年来,我们想了不少办法,他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杳无音讯。”

对陈金城进行立案侦查,源于2007年的一个案子。

据张江介绍,2007年4月,陈金城与孙某某、温某某、潘某某(三人均另案处理)等谋划后,由陈金城利用职务便利,负责从龙厦铁路中标单位中铁二局所辖标段中索取部分隧道工程交给潘某某承揽。事后,潘某某为了感谢陈金城等人,将335万元存入孙某某的银行账户,其中陈金城分得110万元。

2010年4月2日,省人民检察院职务犯罪侦查指挥中心办公室将陈金城涉嫌受贿犯罪案件交由南昌市铁检办理。收到交办函后,南昌市铁检于4月20日对陈金城涉嫌受贿一案立案侦查,并立即派员前往浙江宁波依法对其刑事拘留。

事实上,此前一周,检察院办案人员曾找过陈金城了解情况,当时陈金城承认有此事,但表示这只是借款,自己一直待在单位,打个电话就能找到他。没曾想,才过了几天,当办案人员抵达宁波后,陈金城已去向不明。

【五年追逃】

一个“陌生人”的包裹暴露行踪

据张江介绍,陈金城逃跑后,同年4月26日,南昌市铁检对陈金城实施网上通缉。“当时我们兵分四路,一路留在宁波当地了解,一路前往陈金城的老家福建,一路直奔其儿子的工作地合肥,还有一路前往陈金城爱人的居住地上海。”

在当地公安部门的配合协助下,侦查人员采取多种措施,均未发现有价值的线索。

时间愈久,追捕行动的难度无疑愈大。此后,侦查人员多次前往上海,找到陈金城的妻子周某妹,多次进行教育,要求其协助做好陈金城的思想工作,早日投案自首,争取宽大处理。

2011年5月,公安部开展“清网行动”,南昌市铁检又组织十余名侦查人员采取相关侦查措施,直至当年年底“清网行动”结束,仍然一无所获。

陈金城是不是偷渡出国了?否则怎么可能一点线索也没有。直至陈金城被抓获,谜团才解开。

“事后,陈金城在接受讯问时交代,他一直都在国内,只是以农民工的身份辗转在不同的城市打零工,并中断了与家人的一切联系。”据张江介绍,陈金城刚逃亡时只坐汽车,不用身份证。由于其长期与施工企业打交道,熟知施工工地的监管薄弱环节,所以,每到一个地方,陈金城都是挑工地上的散活干,待了一段时间就换一个地方,非常谨慎。

据专案组民警汤旭锋介绍,陈金城的反侦查意识很强,有一个细节可以体现:专案组经过摸排发现,今年春节期间,陈金城妻子周某妹曾邮寄了一个包裹到武汉,同时,他们发现陈金城妻子和儿子大半年来均有往返武汉的车票记录。为此,专案组立即将目标锁定至收件人。经过调查,收件人竟是陈金城侄子妻子的妹夫。“连寄一个包裹都设计得这么复杂,足见这个人有多么小心。”汤旭锋说。

但是,再狡猾的狐狸,也斗不过好猎手。经过5年的不懈追捕,专案组最终还是将陈金城缉拿归案。

【寄人篱下】

边打工边逃亡 副厅级干部成了建筑工

这5年,陈金城究竟去了哪些地方?他又为什么会选择外逃之路呢?

在南昌市铁检看守所内,陈金城向记者讲述了他的5年逃亡历程。

“一开始,我并没想逃,只是出去散散心。”陈金城说,在检察院派人来拘捕他的前一天,也就是2010年4月19日,上海铁路局工会主席来宁波召集公司开会,会上宣布免去他的一切职务。“我当时有些赌气,就跟工会主席说,我打算休假,他答应我了。”

当天下午,陈金城交接完工作后,便跟办公室主任说:“我休假了,以后不要再找我了。”交代完后,陈金城收拾行李,关了手机,拎了一个包就坐车去了福州。后来,陈金城在福州一家小旅馆住了两天。陈金城说,那两天他在福州铁路检察院附近转了两圈。“当时思想很矛盾,想进检察院说明情况又有些犹豫不决,最后还是选择了出逃”。

离开福州,陈金城将手机扔进了一条河里,便坐大巴去了武夷山。为掩人耳目,当时已60岁的他走了一天的盘山公路,在铅山县境内一个废弃的部队营房里住了一个多星期。期间,陈金城认识了一个叫王伟的四川人,之后两人坐大巴一路过横峰、向塘、武汉,再到襄阳,最后听说湖北省保康县在搞建设,便决定前往该县,开始了边打工边逃亡的生涯。

一路上,这位曾经的副厅级干部辗转10多个城市,做过编织工、搬运工、搅拌工,扎过钢筋、挑过水泥、挖过地基,一天赚几十元到百余元不等,住的是工棚,吃的是盒饭,用的是别人不要的旧衣物。“最惨的时候还住过桥洞,工作时没做好,就免不了挨骂,被人吆来喝去。”陈金城感慨,以前都是自己在工地上批评别人,逃亡时却连最普通的工人都看不起自己,那种寄人篱下的感觉非常痛苦。

而最让他难受的,还是怕行迹暴露而不敢和家人联系。在东躲西藏了5年后,今年,陈金城坐大巴从湖北荆门来到武汉,住进了侄子家,既结束了苦不堪言的打工生活,也间接为自己的逃亡生涯画上了句号。

【严密抓捕】

“意料到自己迟早会有这一天”

2015年,中央追逃办启动“天网行动”,将陈金城确定为我省5个外逃重点案件之一。7月底,在省反腐败协调小组的督办下,南昌市公安局和南昌市铁检组成联合追逃组,对陈金城进行抓捕。

追逃民警经过30多天的不懈努力,先后多次辗转武汉、合肥、上海等地上千公里,对陈某耀(陈金城侄子)的行动轨迹进行了全方位的搜索、分析、研判,最终断定陈金城与其居住在一起,并锁定其在武汉的住址是武汉市武昌区丁字桥路某小区。

“抓捕当天,我们派出了12名民警蹲守在小区3个进口处,严密监视。”专案组民警汤旭锋告诉记者,9月2日中午12时40分左右,他们发现有人骑着自行车进入小区,根据与照片进行比对,各卡点的民警都认定这个人与陈金城的神态相似。确认无误后,为避免打草惊蛇,民警们便在陈金城居住的单元楼门口和房间门口,分别进行蹲守。

当天下午4时40分左右,陈金城走出房门,在民警的简单询问下,便如实承认了自己的身份,于3日凌晨被押解回昌。这起历时5年之久的外逃重点案件终于告破。

在看守所内,回忆起自己被抓的那一瞬间,陈金城说:“没有很意外,意料到迟早会有这一天。被抓后感觉踏实了,终于不用再担惊受怕了!”

【对话】

“到了拘留所,高血压都好了”

记者:现在回过头来看,这5年的逃亡生涯,你后悔吗?

陈金城:特别后悔!这些年来,整天东躲西藏,干最辛苦的活,吃最便宜的饭,生病了不敢住院。为了省钱,一件羽绒服穿了5年,破了很多洞都没舍得换,这跟以前的生活简直是天壤之别。除了身体上的苦,精神上压力更大,经常彻夜难眠,生怕哪天警察从天而降。也感受不到一天的亲情,没有生活的乐趣。潜逃期间,血压一直很高,到了拘留所半个多月,一切都正常了。

记者:既然逃亡这么苦,为什么不早点投案自首呢?

陈金城:其实我先后有三次想过自首。第一次是在刚到福州那几天,我在检察院门口附近转了两圈没进去。第二次是2012年全国开展收网行动,听新闻说自首有从轻发落的政策,当时也到派出所看了几次,但是迈不开脚。第三次就是来到武汉侄子家,我做好了自首的准备,8月28日还特意染了一次发,以前我从不染发,但是还没来得及自首就被抓了。我知道,现在这样说也晚了。

记者:你为什么会在快退休的时候收受贿赂呢?

陈金城:如果不是因为儿子开公司缺钱,我也不会走上这条不归路。我的惨痛教训再次说明,作为领导干部决不能滥用人民赋予的权力为自己或亲戚朋友谋取私利,如果不能正确面对亲情的考验,必然会引火自焚;只有树立正确的权力观、亲情观,才能经得起来自各方面的压力和考验。

记者:经历了这些,你有什么感悟,还想说些什么吗?

陈金城:感悟有很多,一是想对亲人说,由于自己错误的决定,让他们受苦了!想对儿子说,司法是公正的,也是无情的,在今后的生活中一定要遵纪守法。也想对单位上的领导说,辜负了你们的关心和培养,现在十分后悔,我一定会积极配合司法机关的调查,早日把问题交代清楚。同时,我深感对不起我的侄子一家人,他将因涉嫌包庇罪受到法律的追究。等待我的也将是漫漫刑期,如不潜逃,也许我的刑期也快结束了。最后,我还想劝诫和我一样犯了错误外逃的官员,国外不是法外,逃亡没有出路,时间久了既无亲情也无生活,与其在外面整天担惊受怕、东躲西藏,还不如在监狱睡个安稳觉。只有早日投案自首,才是解脱和新生活的开始。(李伟  张武明)

[责任编辑:谢璐]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