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社交加速酒吧“衰老” 酒吧消费人群在流失

2015-09-22 10:00:35 来源: 广州日报

评论  我来说两句

市民爱喝茶吃夜宵 80后没空上酒吧 90后窝在家刷手机

酒吧主流消费人群萎缩酒吧锐减

专家建议走正规化、专业化道路

做出特色和个性形成不同档次

本报上周报道了十多年前广州斥资4亿元建设的白鹅潭风情酒吧街因为市场定位不准而成“烂尾工程”的消息,引起社会强烈关注。

不少酒吧老板也纷纷向记者吐苦水,讲述自己过去数年间因为投资酒吧行业而血本无归的遭遇。记者连日来走访广州的多位酒吧行业资深人士了解到,广州的酒吧市场已经严重饱和,10年间,广州酒吧从1500家减到500家。而重要原因则是市民生活方式的转变导致酒吧主流消费人群急剧流失——80后已进入中年,结婚生子,基本上没有多少时间在外面喝酒。而90后如果对酒吧没兴趣,窝在家刷手机。随着老龄化社会的到来,大家都是老头了,谁还来泡酒吧?酒吧主流消费人群十年间萎缩了50%。

“广州酒吧不转型只有死路一条,新一轮‘寒冬’很快就会到来。”专家建议,酒吧要向正规化、专业化方向发展,不能走低价揽客的路线;二是要有自己的特色,走个性化路线;三是定价要合适,形成不同档次的酒吧。

文/广州日报记者肖欢欢 实习生蔡诗萍

图/廖雪明

广东省社科院研究员刘安表示,白鹅潭风情酒吧街曾被列入广州市商贸业重点项目和珠江夜游观光点和“广州市十大特色街”之一,其没落让人痛心。

一拥而上超市场容量50%

“当时酒吧街的规划缺乏科学论证和前瞻性。”刘安说,当时酒吧街是作为开发珠江两岸的水上娱乐项目而提出的。当时广州市老八区中,有5个区正不约而同兴冲冲地提出搞酒吧街。

但这是一场赌博。首先,酒吧街如果不能聚集人流,酒吧就会“速死”。其次,特色酒吧街的建设需要稳定的资金流注入,在十多年前,缺乏风投资金的背景下,酒吧街一旦经营不善“失血”,缺乏“造血”功能,难以持久。再次,酒吧街的经营是一把双刃剑,在聚集人气的同时也会带来巨大的治安和管理压力。“当时在决策时看到了酒吧街好的一面,而忽略了坏的一面。”

据刘安估计,在2002年时,广州的酒吧数量就已经达到700家,超出市场容纳量的50%。“当时也就沙面、白鹅潭可以搞搞酒吧街,能容纳100家就不错了。”

麻将馆比酒吧更吸引人

“广州的酒吧不是饱和,而是超级饱和。我调查过,有些区登记的酒吧不到十年前的1/3,很多开业半年就倒了。”曾在花都新华镇开酒吧并担任花都酒吧行业协会会长的汪振峰曾组织华南理工大学的学生对广州的酒吧市场进行过一次调查。他估计,广州的酒吧数量已经从十年前的2000家减少到现在的300多家,其中约有1/3分布在天河区。十年间,酒吧的主流消费人群较10年前减少了50%~60%。酒吧行业的年产值也由十年前的60亿元减少到现在的50亿元。

至今,他仍对当年酒吧的疯狂记忆犹新。“当时,十个人差不多有3个人想去开酒吧赚钱。白鹅潭当时的酒吧街招租,都是连夜排队去抢铺位的,你想想多疯狂。”

45岁的王斌曾在白鹅潭开了一家名为“夜未央”的酒吧,倒闭后,他又转战天河兴盛路重操本行。在开酒吧之前,他曾委托一家咨询公司做过一些初步的市场分析。他表示,一般来说,5口之家最多有两人会到酒吧消费,等到孩子稍微大一些,老爸就不愿意去了。而且,酒吧消费不是一种刚性消费,只是“兴之所至”的偶然消费行为。有到酒吧消费能力的人工作一天往往很累,并且大部分时间花在工作上。以周末为例,广州市区晚上出现在娱乐场所的大约只有6万人,到酒吧的也许不到2万人。

“据我们统计,到酒吧喝酒的人,还没有到麻将馆打麻将的人多,麻将馆比酒吧吸引力强多了。”王斌笑着说。

都成老头了谁来泡吧

是不是定价太高把泡吧族吓跑了呢?广州的酒吧老板们并不认同。王斌说,“酒吧晚上8时之后才开门,政府规定凌晨2时酒吧必须关门。一个晚上基本上只能接待一批客人。3个人一晚上喝一打啤酒,消费200元,一坐就是一晚。靠一批客人的消费来维持整间酒吧的人工、水电费和其他成本费用,不贵能撑得住吗?”

其次,酒吧本来就不是低档次的消费。“如果想廉价的话,到街边士多买瓶酒才几块钱,那跟到酒吧喝酒不是一个感觉。所以我想价格不是酒吧应该考虑的东西,酒吧应当用心去营造自己的文化特色。”王斌说,酒吧通过低价揽客,往往是酒吧衰亡的前兆,而广州的几条酒吧街都曾出现过啤酒100元/打的大甩卖,结果,非但未能挽回颓势,还把酒吧街的招牌砸了,这种饮鸩止渴的做法,终究不能长久。

从事酒吧行业十多年的郑洁也同意王斌的这种看法:酒吧光靠压价,廉价揽客,是没有生命力的。酒吧生存的基础就在于其以较高的成本营造出的良好氛围,比如高档的装修和特色音乐、美食,而这种享受是需要花钱买的。

郑洁说,因为当时钱好赚,大家都一窝蜂开酒吧,而喜欢泡吧的人群则相对固定,有时他们在组织“夜蒲QQ群”时发现,酒吧里来来去去就是这批人,常常可以看到些老面孔,消费群体并不大。“当时有个笑话,说在沿江路有100多家酒吧,醉汉喝醉酒出来上个厕所,一不小心就进入到另外一家酒吧了。”

郑洁表示,十年间,广州老龄化的加速也是酒吧受冷落的原因。“我看了报道,目前广州户籍老年人口已经超过150万,占整体户籍人口的20%。按照国际惯例,60周岁以上人口占总人口比例达到10%就意味着进入老龄化社会,广州已是中度老龄化社会。都是老头了,谁还来泡酒吧?”

80后没空90后在家刷手机

为了能让自己酒吧撑下去,汪振峰这些年没少花心思,他花500多万元与法国一家葡萄酒酒庄合作。顾客每年在酒吧消费超过1万元,还能享受一次海外旅游。他甚至花200万元从云南普洱买入一株树龄200年的老茶树摆在大厅,以示酒吧的气派。即便这样,上座率也不足五成。

汪振峰认为,广州酒吧市场萎缩有几个原因:一是缺乏特色。酒吧是小众消费,没有特色注定是要灭亡的,像环市路有几家足球主题酒吧,这些酒吧吸引了相对固定的群体消费,日子还算好过。而大部分酒吧还固定在“酒水+表演”的单一模式上,他用“千人一面”来形容广州的酒吧。

其次,酒吧的消费忽略了市场因素。酒吧街的繁盛应该接近主流消费群体的工作地点,这是世界范围内酒吧选址的通行法则,广州现在的CBD只有天河和珠江新城一个,但广州的酒吧街却有几十条,每个区都有好几条。

再次,酒吧是需要大量资金投入的行业,但2008年以来,由于实体经济的不景气,酒吧产业也非常“差钱”。“很多酒吧都想找下家接手,但就是找不到下家,只好关门。”

不过,在汪振峰看来,这些都还不是最主要的原因。根本原因是酒吧的主流消费人群正在急剧流失。2002年前后,汪振峰在花都和越秀区长堤和荔湾区中山八路同时开了4家酒吧,人称“大掌柜”,也是朋友眼中的千万富翁。“那时大家都觉得新鲜,很多人过生日都在我们酒吧过。那时一年赚1000万元都不成问题,好多酒水公司上门找我,希望我进他们的酒水,都是拿着一大捆钱,有100万元。”汪振峰边说边比划着成捆的钱堆的长度。

但从2010年开始,汪振峰明显感觉到,酒吧生意越来越难做了。“广州的外来人口增速在变缓,很多外来人口转移到其他地区去了。而广州本地人,宁愿去喝早茶、吃夜宵,也不愿意去酒吧喝酒。”汪振峰说,“广州酒吧的主要消费人群是22~35岁的年轻人,就是80后和90后。但现在,80后的已进入中年,结婚生子,没有多少时间在外面喝酒。90后基本上不去酒吧了,他们如果对酒吧没兴趣,酒吧就完了。”据他估计,现在周末还到酒吧喝酒的人,已经不到10年前的1/3。持续3年的经营颓势让他决定退出这个行业,不过,因为投资酒吧,如今他还欠着300万元外债。

汪振峰说,90后是一个更独立的人群,他们喜欢独处,很多人喜欢自己在家刷手机、打游戏、看段子、玩桌游。

汪振峰的儿子小军参加工作已有5年时间,他说,刚工作那年还会去酒吧,但已经3年没去过酒吧了。“酒吧没意思,太吵闹,除了摇骰子、喝酒啥也不能干,我和朋友们聚会从来不去酒吧。”小军说,他已经多次劝老爸退出酒吧行业。

“酒吧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而在长期从事酒类销售的广州市酒类行业协会副会长夏志永看来,广州酒吧市场的衰落具有必然性。“八项规定之后,严禁公职人员去酒吧、会所等场所。再加上喜欢泡吧的70后、80后逐渐远离酒吧,酒吧能不倒吗?”他说,酒吧那种“闭着眼就把钱赚了”的“黄金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夏志永分析说,随着广州人生活习惯的变化,酒吧的主流消费人群在流失。他表示,如今的90后,和80后差别很大,他们宁愿躲在家中玩游戏也不愿意去酒吧喝酒,所以,酒吧的主流消费人群其实已经不存在了。酒吧作为流行文化,已经被时代淘汰了。

并且,酒吧最主要的消费人群是20多岁的小年轻,而这些人的消费能力比较弱。“刚大学毕业的小年轻,谁舍得花1000元喝瓶XO?而真正有钱到酒吧消费的人,又上了岁数,不愿意到酒吧喝酒。”所以,酒吧的消费群体和消费水平实际上是“货不对板”,有钱的人不愿意到酒吧喝酒,而喜欢到酒吧喝酒的人又没钱消费。

在他看来,酒吧衰落的第二个原因是专业化的酒庄、会所的冲击。一些商务会谈选择到这些酒庄喝酒、谈事也感觉高档一些。“去酒吧,吵翻天,那种风气已经过了。”

夏志永坦言,他不看好广州酒吧行业的发展前景。“酒吧早晚会淡出市民的视线。打个比方,以前是200家,现在可能是50家,以后可能就是20家,以后还会越来越少,市场会萎缩,因为蛋糕就那么大。”

他认为,广州的酒吧必须调整方向,寻找出路,否则,新一轮“寒冬”很快就会到来。他认为,首先,酒吧要向正规化、专业化方向发展,不能走低价揽客的路线;二是要有自己的特色,走个性化路线;三是定价要合适,形成不同档次的竞争格局。“喝一瓶酒要四五百元,多数人都喝不起,时间长了,大家就只去一次,不会去第二次。”

标签: 酒吧 社交 人群

[责任编辑:姚婧]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