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叫“妈妈”的人把他打死了 继母被警方刑拘

2015-08-10 16:27:10 来源: 中国江西网

评论  我来说两句

今年五岁的小江出生后不久,父亲江瑞(化名)就另觅新欢,认识了离婚后带着三个女儿的王某。随后,父亲和王某生下了一个男孩。母亲外出打工,小江一直由外公外婆带着;三个月前,继母王某将小江从外公外婆家强行抢来。然而,王某给他带来的不是母爱而是虐待。8月3日下午,小江被继母活活殴打致死。连日来,这一事件在瑞昌市广为流传。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一个有着四个亲生儿女的母亲,对一个五岁孩子下如此毒手?8日,记者通过采访警方以及小江的亲属,还原了事件经过。

那个叫“妈妈”的人把他打死了 继母被警方刑拘

亲属手机里的小江照片

那个叫“妈妈”的人把他打死了 继母被警方刑拘

犯罪嫌疑人王某

两元钱招来继母痛打

小江的遗体躺在冰棺里,脑袋肿胀,硕大无比;全身上下,多处瘀青,鼻孔里,耳孔里,口腔里,血迹犹存。

警方的审讯笔录,还原了小江当天的受虐经过。8月3日中午,王某在早餐店忙完,回家给几个孩子做饭。吃完午饭后,有些疲倦的王某就开始午睡,同时叫孩子们也去午睡。当日15时许,王某起床,准备出门时,发现小江还在客厅的沙发上玩耍,就责问他为什么不到房间里去睡觉。小江说睡不着,王某就扇了他一耳光。挨打之后的小江抹着眼泪回房间去了。随后,王某发现小江在房间还是没有睡觉,而是在玩两枚一元硬币,就问他这钱是哪来的。小江说,是爸爸给他的。“我一听,心里就火了,老公前几天就是因为小江的抚养问题和我发生争吵,赌气外出的,现在他私下给钱小江,却从来没有给过我三个女儿一分钱,我心里感到很不平衡!”那一刻,王某将这一切都迁怒于小江,一把抓过他的头发,发疯似的往墙上撞。撞了一阵,她一松手,小江就倒在地上,王某还不解恨,又用脚不停地踩、踢小江。

继母涉嫌故意伤害致死被刑拘

到底按着小江的脑袋往墙上撞了多少下,往小江幼小的身体上踩了多少脚,事后,王某也不记得了。“我当时也是气糊涂了,什么都没想,就把小江抓过来一顿拳打脚踢。”直到小江蜷缩在地上,痛苦地呻吟着,对王某说:“妈妈,我好难受!”,王某这才猛然惊醒。此时,小江已经开始七窍流血,她这才感觉有些不对劲了。王某把小江抱到卫生间,给他洗去血迹,还换了一套干净衣服,然后抱着小江去医院。

在楼道门口开店的小区居民陈某,当时看见王某抱着小江出门,还关心地问了她一句:“这么热的天,出去干吗呀?”王某回答说:“孩子病了,要送到医院去抢救。”当时,王某看见一个熟人,还请这个熟人开车送她一下。“她当时一点都不慌张,很镇定。”陈某说。

遗憾的是,此时的抢救,为时已晚。瑞昌市人民医院的医生证实,王某将小江送到医院时,小江已经没有了生命体征。

见小江浑身是伤,情形可疑,医护人员立即报警,瑞昌市公安局刑侦大队民警迅速介入调查。随后,王某因涉嫌故意伤害致死,被警方刑事拘留。

与当初温柔贤惠的女人判若两人

江瑞是湖北黄梅县人,2008年,江瑞和刘芳(化名)按照乡下风俗,办了结婚酒后,就生活在一起了,但是他们一直没有领结婚证。2010年,江瑞和刘芳生下了儿子小江。有了可爱的儿子,家庭生活本应更加甜蜜,但是此时,江瑞却鬼使神差地认识了离婚后带着三个女儿的瑞昌女子王某,两人关系迅速升温。不久,江瑞和刘芳“离婚”了。分手后,刘芳外出打工,几个月大的小江就一直由外公外婆带着。江瑞则不顾家人的反对,在瑞昌市购买了一套房子,和王某正式领取了结婚证,带着王某的三个女儿,开始了新生活。今年三月,江瑞和王某生下了一个男孩。

和王某组成新的家庭后,他们开了一家早餐店,虽然辛苦,生意还不错。江瑞还经常在外开开货车,收入也不错。随着经济条件的好转,他们的之间的争吵反而越来越多。江瑞发现,王某的脾气变得越来越坏,即使是对她的亲生女儿,也是一不顺心,就一巴掌打去,下手根本不管轻重,与当初那个温柔贤惠的女人判若两人。“当初感觉她温柔贤惠,更有女人味,我是真的从心里喜欢她的,可是不知道她后来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江瑞说。

小江的幼儿园老师曹女士也告诉记者,好几次,小江都对她说过,妈妈(王某)总是打他。

“她后悔了,我就原谅她”

江瑞和刘芳分手后,双方为了争夺小江,多次发生争斗。刘芳对记者说,她一直想自己带小江,无奈为了生活,外出务工,没有精力,只好将孩子托付给父母照看。“小江是我的儿子,他有什么错,有我这个亲生母亲,轮不到她王某来打骂!”刘芳哭着说。

2014年底,在江瑞的一再坚持下,小江的外公外婆终于同意他将小江带到瑞昌市过年,但是没几天,外公外婆就接到小江的电话,说是“妈妈”(王某)打他。“我们急忙赶到瑞昌,看到小江时,见小江的头上鼓起两个大包,左手三个手指上的指甲也被打断了。小江说,三个姐姐总是欺侮他,王某也总打他。”小江的外公外婆说。见小江在瑞昌生活得不开心,外公外婆就又将他带回了湖北黄梅县。但三个月前,王某却将小江强行带回瑞昌。“当时我抱着小江,她是从我手上硬抢走的。”小江的外婆说,就在8月1日晚上,小江还打电话给她,说好想好想外婆,想回到外婆家生活。

就在案发前一天的8月2日,江瑞就因为小江的抚养问题,与王某发生争吵,一气之下,江瑞跑到杭州打工了。“没想到,出去才一天,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江瑞懊丧不已。

“我就想知道,她为什么下手这么重!”事发后,这是江瑞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对于引发殴打的两元硬币,江瑞表示,他外出时并没有给钱给小江,他也不知道小江手里的两枚硬币是从哪拿来的。

当听说记者在看守所里见到了王某时,江瑞就几次问记者:“我老婆在看守所里后悔了吗?”江瑞说:“如果她真的后悔了,我就原谅她,等她出来后,我还和她过。”

“她亲手打死了你儿子,你为什么还要原谅她呢?”记者询问。“她就是脾气暴躁了一点,下手不知道轻重,她对自己的女儿也是这样的,其实她是个好人。再说,我不原谅她,她的三个女儿还小,还有我们俩生的儿子,也才几个月大,该怎么办?”江瑞双手捧面,仰天长叹。(曹诚平)

标签: 继母 警方 妈妈

[责任编辑:袁汝晶]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