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海钩沉:萍乡解放始末

2015-04-29 10:30:24 来源:

评论  我来说两句

  朱隆起

  解放大军向萍乡挺进

  1949年4月20日,南京国民党政府拒绝在《国内和平协定》上签字。4月21日,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毛泽东、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司令朱德发布《向全国进军的命令》。4月21日,人民解放军百万雄师强渡长江,取得了渡江战役的伟大胜利。4月23日,解放国民党政府的老巢南京。人民解放军以摧枯拉朽之势,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内,先后解放了杭州、南昌、武汉、上海等120余座城市,国民党政权摇摇欲坠。但是,盘据在南方多年的桂系主力白崇禧集团却仍然负隅顽抗。在湘鄂赣边界布防15个军,其中所属的第四十六军驻守在萍乡境内。

  为了消灭白崇禧集团主力,解放江南大片国土,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奉中央军委命令,决定在湖北的宜昌、沙市和江西的宜春、萍乡一带,同时发动宜沙战役和湘赣战役,担负湘赣战役的部队为四野第十二、十五兵团和暂归四野指挥的二野第四兵团。

  7月初,湘赣战役打响。7月8日,四野十五兵团第四十三军奉命奔袭驻在奉新、高安两县的敌军,拟引诱驻在萍乡和湖南之敌增援,一举歼灭之。但敌人已被我军气势所吓倒,不战自退,此次奔袭扑空。四野首长当即命令该部队停止前进,急令十二兵团和四兵团分别由湖北通城和江西新干加速向萍乡迂回,以切断敌人退路,求得在湘赣边界合围歼敌。

  这两支部队接到命令后,马不停蹄,直奔萍乡。

  二野四兵团从新干出发,沿浙赣铁路向西挺进。7月17日所属第十三军一举解放宜春县城。7月19日,先头部队第一二八师已到达萍乡境内的宣风、芦溪一带。

  四野十二兵团从湖北通城出发,翻越幕阜山,向萍乡方向急进。7月14日,解放铜鼓县城。7月19日,担任前锋的四十五军第一三五师(即模字部队),已进入萍乡桐木、上栗一带。7月20日,一三五师在关下与向湖南逃跑的敌四十六军一七五师遭遇,我军不顾长途跋涉的疲劳,猛打猛攻,尾追逃敌,致使敌军丢下几十具尸体后仓惶而逃,这是一三五师进入萍乡后唯一的一次战斗。

  湘赣战役于7月下旬结束,因白崇禧察觉我军意图,星夜后撤,逃出我军的包围圈,我军仅歼敌4600余人,未能达到全歼敌军之目的。但是,赣西一带的县城却因此获得解放。萍乡境内因东有二野一二八师,北有四野一三五师,已成犄角夹击之势,萍乡县城的解放指日可待。

  七月二十三日萍乡解放

  中国人民解放军大军压境,萍乡境内一片混乱。敌四十六军残部在逃跑之前,妄图炸毁萍乡煤矿命脉、江南大型电厂--泉江电厂(装机容量4000千瓦),因我地下党人员以合法身份组织工人护厂,并用1200块银元买通妄图炸厂之敌军工兵连长而未得逞。

  在此之前,萍乡唯一的一份报纸《群报》已被地下党组织--一中共闽浙赣工委南昌城工部萍乡特支掌握,坚持正常出版。他们把通过秘密渠道获取的新华社电讯稿改写成"本报专电",与国民党中央社电讯稿同时刊出,让市民了解时局真相。并利用印刷所的有利条件,及时翻印《中国人民解放军宣言》、《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和我党城市政策等文件秘密散发,以稳定人心。他们与另两支由中共湖南省工委领导的地下党组织--萍矿工委和湘赣边工委一道,组织地下党成员,采取公开合法和隐蔽串联等手段在矿山、农村,以各种形式加强宣传,营造解放的舆论,开展政治攻势,晓以利害,迫使那些有一定良知的反动分子不敢胡作非为。地下党组织还派出人员打入伪警察队、自卫队内部,通过工作逐步掌握了这两支武装。只有驻在萍乡的伪江西保安一旅一团二营顽固分子潜入大安里顽抗。

  此时,国民党萍乡县政府伪县长和骨干分子已经逃跑,机关内只有部分被我地下党感化的职员负责保护办公设施和文书档案。城内居民中已造成迎接解放、盼望解放军进城的声势。地下党人员一面组织群众迎接解放军入城,一面派人与先头进入芦溪的解放军首长汇报萍乡城内情况和老百姓的渴求。

  萍乡人民翘首盼望的那一天终于来到了。7月23日,中国人民解放军二野一二八师某侦察分队,乘坐地下党萍矿工委派出的4辆汽车(当时萍乡煤矿领导机关设在高坑,与芦溪、泉江、萍乡均有简易运煤公路相通),从芦溪出发向萍乡城开进,经过高坑时受到矿工和当地群众的热烈欢迎。到达萍乡城内时,人们欢声雷动,"中国人民解放军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打倒国民党反动派"、"庆祝萍乡解放"的口号声此起彼伏,与鞭炮声、锣鼓声响成一片,青年学生和市民自发组织游行庆祝。一二八师侦察分队进城不久,又折返芦溪驻地。7月25日,新华社发出"沿湘赣铁路向西挺进的解放军某部,于23日解放著名的煤矿中心萍乡城"的电讯。同一天《江西日报》在头版醒目位置刊登这一电讯,并配发《萍乡介绍》。

  7月26日,四野一三五师接到军部关于移驻萍乡城的命令。7月27日凌晨4时,一三五师开始向萍乡城进发,傍晚时分,在鲜艳的"八一"红旗和军乐队引导下,浩浩荡荡的解放军队伍自北门入城,走在前面的是宣传队、干部大队,紧接着是威武雄壮的步兵、炮兵、骑兵,人们潮水般涌向北门,燃放鞭炮,高呼口号,萍乡城内再一次掀起欢乐的高潮。(注:一三五师师长兼政委丁盛,江西省于都县人,1913年生,1930年6月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2年由共青团员转为共产党员。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后陆续晋升为上将,曾任广州军区、南京军区司令员)。

  接管工作有序开展

  在萍乡解放之前的7月10日,中共江西省委在南昌宣布了萍乡市委和县委的领导班子,决定了派往萍乡的干部。7月中旬,这批南下干部随部队的军事行动徒步向萍乡进发,并于23日到达宜春。萍乡解放后这批干部本应即时前往萍乡,但因护送的袁州军分区部队尚未到达(解放初期袁州专区辖宜春、萍乡、分宜、万载4县),直到7月28日才由一二八师某营护送从宜春出发,于7月29日步行到达萍乡。

  7月29日,市、县政权正式成立。彭梦庾任市委书记,肖善荣任市长(市级班子未公开宣布,并于9月上旬奉命撤销)。张笃任县委书记,盛朴任县长。成立萍乡军事管制委员会,实行军事管制。军管会主任由一三五师政治部主任任思忠兼任,副主任为市委书记彭梦庾。当时,江西省军区也宣布成立萍乡军管会,派袁州军分区政委刘振球任主任。由于有一三五师在萍乡进驻,实际工作由一三五师军管会执行。

  政权建立后,立即开展接管工作。伪县政府除县长和极少数骨干分子逃跑外,因地下党员做了工作,绝大多数职员均照常在岗,档案资料亦保存完好,接管较为顺利。军管会派项云翔、刘守谦、罗友朋为军代表接管《群报》,于8月1日改出《萍乡日报》,为市委机关报,由市委宣传部部长史宇谦兼任社长。市委撤销后,因袁州地委需要办报,9月上旬报社设备、人员全部搬宜春,办《袁州日报》(今《宜春日报》前身)。据了解,《宜春日报》的创刊日期为1949年9月16日,与此相衔接。

  接管萍乡煤矿的工作量比较大,军管会专门派出20多名干部成立工矿接管部,由张英任部长。7月30日接管部干部到达萍矿,按原系统自上而下依照"先接后建"的原则接管。并且与原地下党的同志一道发动工人群众,成立工会,建立工人自己的组织,进行翻身作主人的宣传,启发工人觉悟。萍矿很快恢复生产,8月份产煤3111吨,9月份产煤5227吨,到12月份产煤增至15565吨。

  接管工作结束后,县委、县政府把主要精力放在剿匪反霸、收缴枪支上,在解放军的大力支持下,收缴了伪警察队、自卫队的全部枪支,剿灭了盘据在大安里的伪保安一旅残部,收缴了全部枪支。与此同时,筹集粮草支援前线,建立区、乡政权,学校正规开学,商店照常营业,农村减租减息、征粮收税等项工作有序开展。军管会还主办"萍乡军事管制委员会青年干部训练班"(简称青干班),通过文化考试招收336名学员,7月29日开学,通过一个月学习结业。这批学员除输送80名到袁州地委外,其余全部分配到县直机关和区、乡基层单位,成为解放初期萍乡干部队伍中一支重要力量。

  9月22日,一三五师奉命离开萍乡,开赴大西南,执行作战任务。在萍期间,部队纪律严明,深受人民群众爱戴,并且为萍乡的创建政权、恢复生产、剿匪反霸、维护治安等作出了卓越贡献。离萍时,群众热情欢送,难舍难分,萍乡的青年子弟踊跃参军,奔赴解放全中国的战场。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当毛泽东主席在天安门城楼宣布"中国人民站起来了"的时候,萍乡上万军民齐集小西门文昌宫(今萍乡四中后院)操场上举行隆重的庆祝大会,人们载歌载舞,欢庆新中国的诞生。从此,萍乡进入了一个全新发展的历史时期。

标签:

[责任编辑:元神]

相关阅读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