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岁“学爸”考上研究生还想再考博

2015-04-13 09:31:27 来源: 中国新闻网

评论  我来说两句

\

图为4月10日,52岁“学爸”淦菊保与同学在课堂上。 姜涛 摄

中新网江西新闻4月13日电(苏路程 姜涛)“选择了重新读书,考取博士学位就是最高目标,也许我一辈子都完成不了,但这是我的追求。”52岁的“淦叔”与中新社记者如是分享他的求学梦。

“淦叔”原名淦菊保,是江西南昌人,刚刚考取了江西中医药大学2015级研究生。年轻时,他做过兽医、销售员、围棋老师,开过公司。

2008年,为激励两个儿子用功读书,淦菊保与大儿子一起参加高考。尽管分数达到专科录取线,但他没有填志愿。2009年,他再次同小儿子一起踏入高考考场,被江西中医药高等专科学校录取。

拿到录取通知书后,淦菊保欣喜万分。年轻时,他参加过两次高考,但都与中医院校无缘。他称,“学医的梦想要实现了,我肯定要尝试。”

对于淦菊保的决定,家人虽不能理解但支持。二儿子淦南云说,“老爸跟我们一起复习,晚上十二点,他还有精力。他为自己的梦想付出,我佩服。”

2009年,淦菊保带着对生活、对成功与失败更深刻的认识重返校园。由于年纪比较大,他被同学称为“淦叔”。

面对同班同学惊讶、质疑的眼光,淦菊保在开学第一节课上说,“今天我站在你们面前首先是一种失败,从某些意义上来是一种成功。失败的是,我的同学现在有些是博导,有些是知名企业家,跟他们比,我是失败。但成功的概念不是用钱、名气和荣誉衡量,我觉得成功只要他认识到生活中最重要的东西,他又能够身体力行地去做。”

而伴随着年龄增长,淦菊保记忆力远不如从前,学习效率不如他人。面对困难,他选择勤奋并寻找方法。

“我学习的风格是,只要打开眼睛就一定在看书。”淦菊保说,晚上看书到一点多才睡觉,两三点钟醒后用手机灯光看书,四五点钟又睡着,七八点钟起床继续看。

淦菊保英语基础薄弱。为克服难题,淦菊保寻找每个英语单词的关系,总结出活记单词的方法。

“从词源的角度记单词,从词根的角度记单词,词根也是活记。”解决了词汇问题,淦菊保如释重负。

除学习压力,淦菊保还有经济重担。2009、2010年两年期间,淦菊保一家四口,父子三人同时在读书,一年三个人大概要五万块钱,一家生计靠妻子一人。

为缓解经济压力,淦菊保到少年宫兼职教围棋,妻子李慧兰卖小吃,到火锅店打工。李慧兰说,“烦的时候累的时候都有,但觉得他读书比较辛苦,他既然想圆自己的梦,只有默默支持。”

功夫不负有心人。2012年,淦菊保通过专升本考入江西中医药大学,成为校园里的励志人物。

然而,面对校园里那些年轻人,他时常有一种与他们交流的冲动,但无形中却仿佛总有一道心墙。

“有大部分学生不会主动和我交流,愿意交流的比较少。”淦菊保称,“我怕自己不受欢迎,总觉得还没有足够的勇气主动联系他们。”

如今,“淦叔”已基本融入学生群体。平常跟他走得近的学生都佩服他。刘奇超是淦菊保的大专同学。多年来,淦菊保的鼓励让他受益良多。

在刘奇超的印象中,“淦叔”从不浮躁。“他报了5000米长跑,我们年轻人刚开始跑得很快,但到后面就筋疲力尽跑不动,大叔开始没我们跑得那么快,但他的步伐不疾不徐,5000米他能完全跑下来。”

2014年,淦菊保参加考研,因英语差3分失去机会。2015年,淦菊保的考研初试成绩超出国家线11分。但考研不是他的最终目标,博士学位才是他想达到的高峰。

记者在他的寝室看到,桌子上堆放了医学专业英语术语用书、日常临床英语口语、英语字典等书籍。

“这些书是我的宝贝,是为考博做准备。”他翻开临床英语口语书,告诉记者,读硕士第一目标是攻下专业英语。“不把专业英语拿下来,考博难度很大。”

谈及未来的就业,淦菊保笑着说,本领学好了,好工作自然会找你。“将来不管是哪个行当,只要能胜任,我就很开心。” 

[责任编辑:姜涛]

相关阅读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