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兴铜矿女员工“被退休” 事件引关注

2015-03-03 16:09:29 来源: 法治周末

评论  我来说两句

\

德兴铜矿大门。 周孝清 摄

隶属江西铜业集团的德兴铜,对矿管理岗位的女职工按工人身份“一刀切”,50岁退休,引发女职工不满——

法治周末见习记者 周孝清

法治周末记者 黄 辉

发自江西德兴

从德昌高速驶出德兴收费站,沿铜都大道直行20多公里即可抵达江西德兴铜矿。2月2日下午,冒着雨雾天气,记者驱车赶到铜矿时,高小懿早已站在矿门口等侯。

高小懿是德兴铜矿风控内审部管理岗位上的一名女职工。再过7个月,她将满50岁,在该岗位上,高小懿整整工作了15个年头。去年7月,铜矿对100多名管理岗女职工决定执行满50岁退休政策,此后她们一直在向矿方讨要说法。

高小懿将记者领进了一间偏僻的小屋。屋内,5名女职工围桌而坐,昏暗的灯光之下,她们神色不安。“这些女职工的家属都在矿里工作,心存顾虑。”高小懿向记者提了一个请求,“对受访的女职工身份要给予保密。”而她因孑身一人,不担心被报复。

“我们都是‘被退休’。”女职工方小丽(化名)拿起桌面的一本《退休证》第一个打开了话匣子。她告诉记者,她是2003年通过铜矿人事组织部正式聘用上岗的干部。去年7月的一天,矿方人事部下发了一张《在职转退休人员的基本信息采集》让她填写办理退休。她不同意,人事部则对她说:“您填不填无所谓,这只是形式而已。”

如今,走在外面常常有朋友会问起她:“你不是干部吗,怎么50岁就退休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方小丽委屈地说,“觉得很难堪,好像以前是我撒谎。”

“这是对女性的歧视。”旁边的女职工王琳(化名)接过话题。她说,50岁正是工作经验丰富、精力充沛的年龄,没想到从干部岗位一下子就回到家里闲着。“被退休的这几个月,只能窝在家里靠看连续剧来打发时间。”

在场的5名女职工,在管理和专业技术岗位上工作的时间都超过了10年,且均具备相关行业执业资证书和初、中级以上职称。除高小懿未达年龄外,其他4名女职工已先后被矿方办理了退休手续。

2014年7月起,德兴铜矿对2000年到2011年期间聘用的100多名管理岗女职工,只要年龄满50岁一律办理退休手续。截至目前,第一批已办理退休人数20余人。

“管理岗位的女职工统一按照原籍档案的工人身份办理退休,其退休年龄是50岁。”德兴铜矿向女职工们解释,铜矿办理退休严格按国家和省里的政策执行。然而,这些女职工则称,按照国家有关文件,应当依据现管理和专业技术的岗位规定执行,退休年龄应该在55岁。“矿方将退休年龄提前5年,剥夺了女职工的合法劳动权。同时,也侵害了女职工的待遇和尊严。”女职工们认为。

教师也不例外

德兴铜矿隶属江西铜业集团,是一家省属大型国有企业,旗下拥有幼儿园、采矿厂、泗选厂、精尾厂、建设公司等近30个二级单位,职工超过9000人。

“这次要求50岁退休的管理岗女职工几乎涉及上述所有的二级单位。”高小懿告诉法治周末记者,这些女职工表面上看似“自愿”,而实际上她们是迫于矿领导和亲属劝阻等外在压力,不便公开反对。

高小懿说,包括她个人在内,这100余名女职工对其原籍档案中的工人身份毋庸置疑,但2000年到2011年期间,德兴铜矿通过了聘干程序,后又与这些女职工全部签订了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且写明了是管理岗位,享受企业干部工资和书报费等变岗待遇。“企业最后按工人身份被提前退休,女职工们是敢怒不敢言。”

“家人都劝我息事宁人。”方小丽颇感无奈地说,“家属祖、孙辈都在矿里工作,只好选择了忍让。”

方小丽向记者了出示了她与铜矿下属二级单位补签的劳动合同。记者在该份劳动合同上看到,劳动合同期限为:自2010年8月起至终止条件出现时止。工作内容“岗位工作”一栏中,括号内写有“管理、专业技术、生产操作、服务”供其选择。“管理”两字处被打上了一个勾。

“2003年上岗前,矿里对我的学历、执业资格等进行严格综合审核,并写了《述职报告》。”回忆这个来之不易的管理岗位,方小丽感慨道,“当时竞争很激烈,好多同事落选了。”

在接受记者采访中,方小丽的丈夫频频来电,催促她不要多事早点回去。为了不引起家庭矛盾,方小丽向在场的女职工一再解释自己的苦衷,说完匆匆赶回家去。

女职工王琳与方小丽面临同样的困惑。虽被丈夫一再阻止,她还是决定走出来见记者的。王琳说,家人担心矿方知道她参与会被“挂起来”。记者问,什么叫“挂起来?”她解释说,“到时连退休工资可能都不发。”

王琳向记者透露,根据他对铜矿人事处的了解,2000年至2011年期间这批女职工走上管理岗位后,矿方应该是为女职工办理了正规聘干手续的,但现因已无法调取到聘干的原始档案,这些女职工全部变成了“以工代干”的身份。“如果是工人身份,这些女职工被聘后何需按干部的身份评职称,而不按工人身份评技术等级。”她分析说。

在被退休的女职工当中,最为典型的是陈桂英。现场一名女职工向记者介绍,陈桂英身份特殊,她是德兴铜矿幼儿园的一名高级教师。其次她在被退休的时侯,已经超过50岁。去年10月,铜矿让她退休时,只差一个月她就满55岁了。

铜矿称审查时发现陈桂英快满55岁,并决定将其退休时间倒回2009年。得知消息的陈桂英追问,“那这5年损失的生活补贴、退休金、工龄等怎么办?”铜矿一名分管人事的副矿长劝慰她说,“你就当做贡献了!”

寒心不已的陈桂英随后离开了铜矿回到了湖南衡阳老家。记者电话采访她时,陈桂英言语一度哽咽:“我在德兴幼儿园任教30余年,抛开铜矿的身份不说,按照教师与办学机构签订的聘用合同,作为一名教师,属于技术岗位退体年龄就应在55岁,难道这5年真让我白干了?”

取得教师资格也不能改变她的工人身份。陈桂英告诉记者,铜矿人事处一名工作人员对她如此回复。

新老文件依据之争

高小懿是德兴铜矿目前第一个公开站出来向“提前退休”说不的女职工。她告诉记者,她几乎查阅了网上所有关于企业退休的文件,并咨询过全国其他各省份的做法,完全可以确定自己的诉求合理。

因需要照顾年迈多病的老父亲,高小懿抽不出身走出铜矿。自去年7月以来,她只能通过写信和网上发帖的方式向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省政府信箱、江西省“民声通道”等有关渠道反映女职工们的呼声。

去年10月10日,江西铜业集团信访办给高小懿回了一份《信访答复》。《信访答复》称:“关于退休年龄确定依据,我公司退休审批一直是严格执行国务院颁发的‘国发〔1978〕104号’文件精神:干部严格执行党政机关、群众团体、企业、事业单位的干部,符合下列条件之一的,都可以退休。即男年满六十周岁、女年满五十五周岁,参加革命工作年满十年的;工人严格执行全民所有制企业、事业单位和党政机关、群众团体的工人,符合下列条件之一的,应该退休。即男年满六十周岁,女年满五十周岁,连续工龄满十年的。”

《信访答复》进一步阐明,“关于职工身份确定依据我公司员工退休政策始终统一,严格按其身份对应年龄来办理退休。自2000年起,江铜对劳动人事分配制度进行了改革,打破干部、工人界限,逐步实行全员竞聘上岗制。2000年12月18日,我公司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和江西省《全面实行劳动合同制度的实施方案》等有关法律法规,结合公司实际,下发江铜司劳字〔2000〕344号‘关于印发《江西铜业公司劳动合同管理暂行规定》的通知’中第二条中明确规定:公司取消原有的干部、工人身份,统称公司员工,员工原身份在档案中予以保留。”

“依据以上文件精神我们可以看出,高小懿自2001年1月到德兴铜矿风控内审部的审计管理岗位工作,只是岗位发生了变化,其在档案中的员工身份并未改变,仍然是工人身份。”江西铜业集团表示,高小懿反映“强迫女职工退休”不符合事实,江铜及江西省人力资源社会保障厅一直是严格执行国家和省里的各项政策,依法依规办理退休审批业务。

对此回复,高小懿并不认同。高小懿向记者出示了劳部发〔1995〕309号文件。该文件第75条规定:用人单位全部职工实行劳动合制度后,原固定身份已不再保留,职工在用人单位由转制前的原工人岗位转为原干部(技术)岗位或由原干部(技术)岗位转为原工人岗位,其退休年龄和条件,按现岗位国家规定执行。

高小懿注意到,该份《信访答复》依据的江西省《全面实行劳动合同制度的实施方案》赣府发〔1995〕20号文件的颁布时间为4月3日,而同年劳部发〔1995〕309号文件的颁布时间为8月4日。

“此两份文件的上述内容明显相互冲突。在适用同一效力层次的文件时,新法律优于旧法律;新法规优于旧法规;新规章优于旧规章;新规范性文件优于旧规范性文件。”高小懿说,按照文件遵循原则,江西省执行退休、退职政策应当依据劳部发〔1995〕309号新文件精神执行,否则,只能说明江西省企业劳动用工改革工作不到位。

多数省份按管理岗位退休

江西企业员工按身份退休的政策执行,得到了该省人保部门的确认。2月6日,江西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养老保险处负责人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江西执行的就是按身份退休。”如果身份是工人,但有聘干手续的女工,可以按55岁办理退休。

“管理和技术岗位并不等同于干部身份。”该名负责人告诉记者,1999年之后,人保部门不再审批企业聘干手续,劳部发〔1995〕309号文件提到“按现行岗位国家规定执行”,但国家并没有具体规定,故江西省未参照该文件精神按岗位执行退休。一些技术岗位是参照干部还是工人的身份退休也难以界定。他同时坦承,江西也同意企业可根据自身条件自主决定女职工是50岁还是55岁退休。

虽然该省按岗位退休的政策没有出台,但部分事业单位和企业按岗位执行退休却早有先例。记者了解到,2007年,南昌市青山湖区政府印发《青山湖区事业单位聘任在专业技术岗位或管理岗位上工作的女职工实行自主选择退休年龄实施办法》。该区人社局组织全区所有财政补助事业单位聘任在专业技术岗位或管理岗位上工作的女职工,在具体的实施过程中针对未满50周岁的、已满50周岁未到55周岁的以及已满55周岁的女职工采取了分类处置的办法,同时,为了让这些人员有更多选择,针对已满50周岁未到55周岁的人员,如本人愿意,可以办理提前退休手续。

江西省劳动厅(赣劳关〔1997〕28号文件)当年在向新余市国营长林机械厂职工退休退职的请示回函中称:关于企业全面实行劳动合同制度后,职工退休退职应按照劳动部《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若干问题的意见》(劳部发〔1995〕309号)第75条规定执行。

全国其他省份职工退休、退职究竟是按身份还是按岗位?记者调查发现,大部分省份和城市都是按管理岗位退休。采访中,多数人表示按现在所处岗位退休更有合理性。

安微省就各地反映在办理企业女职工退休时,对按照工作岗位确定女职工退休年龄较难把握这一问题,《关于企业女职工退休年龄有关问题的通知》(劳社秘〔2003〕169号):明确国有、集体企业中原为干部身份的女职工,已经到工人岗位连续工作满二年,且达到50周岁(含)以上的,用人单位可按照女工人的退休条件为其申请办理退休。原身份是工人的女职工,已经聘用到管理(技术)岗位连续工作满二年以上的,用人单位可按照女干部的退休条件为其申请办理退休。

“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找到一个像江西一样对女职工按身份执行退休的省份。”高小懿对记者说,她拨打过上海、天津、福建等多地12333客服电话,都被告知“管理岗位的女职工是55岁退休”。

引起省人社厅重视

“本案具有一定的典型意义,类似的案件处理起来通常都比较棘手。长期以来,我国企业用工模式以国有化、行政化及政策性为主导,典型体现为“身份”用工。劳动法颁行以来,虽然逐步推进用工机制的市场化、法制化改革,但历史遗留问题依然无法解决。”全国律师协会劳动法委员会委员、国家高级人力资源管理师李孝保认为,就本案而言,可以从两个层面进行观察:

首先就本案的处理来看,高某的诉求是否合理,其实只要看其“干部身份”是否经得起“考证”。高某的原始档案上是职工身份,即使后来经过单位的“聘干”程序,成为干部身份,但没有从“编制”和“档案”这两个真正决定其身份的层面上进行变更,故其依然是“职工身份”。这也是本案无法解决的根本所在。

其次就立法、理论本身来看,以干部和职工身份的划分来决定劳动者权利义务的分配,不符合劳动关系本质,也背离了时代发展的要求。

德兴铜矿女职工的诉求已引起江西省妇联的关注。“女职工们的诉求值得支持。”江西省妇联权益保障部部长熊晓斌接受记者采访认为,先不说女工退休年龄按〔1978〕104号文件认定的问题,单就德兴铜矿自2000年起,打破干部、工人界限,逐步实行全员竞聘上岗来说,既然高小懿等女工已经被聘为管理岗位,那么也就应该视同为取得了干部身份。”

“她们可以通过法律途径解决,先找相关的劳动监察部门,这是劳动争议案件的法律前置程序。如果需要专业律师的帮助,省妇联愿意提供协助。”熊晓斌向女职工们建议。

法治周末记者介入采访后,江西省人社厅厅领导高度重视,及时责成相关处室单位进行认真研究和处理,当日向本报作了书面的《情况说明》。

《情况说明》称,对女职工退休年龄问题,国务院国发〔1978〕104号文件有明确规定,即女工人年满50周岁、女干部年满55周岁。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国务院办公厅及有关部委先后下发一系列文件,对女职工法定退休年龄进一步作了强调。尤其是对全民所有制企业工人(包括合同制工人)聘用到干部岗位上任职的管理问题,人法发〔1991〕5号文件对聘用制干部的订立、聘用条件和程序、退休、退职等作了具体规定。目前,江西省企业女职工退休年龄按国务院国发〔1978〕104号文件等有关规定执行。

“退休年龄政策是非常重大和十分敏感的社会公共政策,涉及广大参保职工的切身利益。对高小懿同志反映的事情,我厅将组织人员进行认真研究。如出台相关的新政策,将按规定开展风险评估并按程序报批。”江西省人社厅表示。

[责任编辑:王姣]

参与评论